小珠bb的相手

Orphan Process 的长评~(这个长评是她让我发文的条件)

有气无力的小猫:

原文地址:http://youqiwulidexiaomao.lofter.com/post/1d0061b7_c396325




这是一篇大概只写给一个人看的长评(真奢侈啊)


这篇文诞生的原因是510狗屎一样的后半集剧情(是的,前半集十指相扣我并没有意见),但是诺兰使用了最恶心的一招“以小人物(重要女性角色)的死亡来推动主角(男性角色)的悲愤的觉醒”而引发了众怒。其实看作者给这篇文起的原名就知道她的心情了——《把乔纳森剁碎喂狗》。其实我并不太赞同她的做法,毕竟狗狗很无辜,为啥要用肮脏的尸块恶心狗呢?让他一个人die alone 就好了嘛,毕竟这也是他自己天天挂在嘴上说的啊。


我没看510,但是微博上铺天盖地的剧透还是让我看见了最不想看见的一幕。这引发了很多问题,比如我的心脏病住院,原作者将近一个月饮食不规律,失眠,毫无理由的突然流泪。


悲伤的五个阶段,否认,愤怒,协商,绝望,接受。我们的亲身经历证明,不是每个人都能经历这五个阶段的,因为我们一直在前两个阶段死循环。是的,我就没见过第三个阶段长啥样。


直到有一天,我们看了513最后几秒的动图。锤子那个笑容让我们突然有了解开死循环的希望——那就是,根本没死啊!!


于是原作者开始了她的处女大作——根总的华丽吐便当。恩,顺便说一句,她是个大写的根厨。


这个我当然是大力支持的,不过我热心答应的时候忘了她是一个异常严谨的程序员。


这是我第一次见识到程序员的强迫症,我以前对程序员的了解只是停留在看见卖西瓜的买一个包子的程度。


所有掉包手法异常苛刻,为此她拽着我研究了美国急救车路线,急救车配置,急救人员组成,纽约各大医院地理位置,3D脸模的可能性,TM事先准备的冷冻假尸体........她还研究了所有小分队拯救过的跟医疗和黑客有关的号码,分析了她们的专业和长处,想方设法把她们安插到医院和救护车上做卧底。


凌晨1点我已经昏昏欲睡,但还不得不把脑子里所有的医疗剧调出来提供相关知识——豪斯医生,实习医生格蕾,天才小医生........手术室有没有摄像头啊,医院走廊有没有摄像头啊,救护车上有没有摄像头啊,解剖室有没有摄像头啊.......以至于我有阵子做梦都梦见我去医院看病然后小撒隔着摄像头监视我看我是不是想把Root掉包出去。


然后我每提供一种方案,不管这个方案在我看来多么完美了,她总能给我找出所谓的“硬伤。”


妈呀祖宗啊,你真是比TM还要严厉啊,啥计划能是百分百没问题的啊,SM那么牛叉一个人工智能,我要是知道怎么就能一定屏蔽它我还这么辛苦上班干啥啊,我早成了第二个Harold Finch了。股票所地下那么小的概率TM都赌了呢,我长得是人脑不是电脑啊!


所以看文的大家,你们要是发现掉包手法没有我刚才说的那么细致,别怀疑,强迫症作者认为一个没有百分百成功率的计划是不好意思给你们描绘的太仔细的,她坚信一切尽在不言中.......


好吧。


咳咳,下面要严肃讨论剧情了哈。


原作者坚称她写的是流水账所以不好意思发。可我第一次看的时候真的很惊叹。如果不是题目是把乔纳森剁碎喂狗,我还以为我看到了剧本。TM和SM的指令写的非常专业啊,勉强记得一些c语言的我表示只能隐约觉得非常高大上但是形容不出来,恩,不明觉厉是个很好的词语。


细节严谨,没有原创人物,所有的标准都严格按照原剧来。心理活动描写的不多,但是都很细腻。我尤其喜欢她对Shaw的心理描写,没有太丰富以至于让人觉得OOC,也没有太冷酷让人觉得是真正的反社会。


有几个细节是我非常喜欢的:


他沉默片刻,转过身把视线投向Shaw,轻轻摇了摇头。


Shaw跟他短暂对视,继而把视线投向了更远方,路灯下她眼中的光亮明灭可见Reese沉默地看着自己搭档站在细雨一动不动,雨滴落在她被打湿的面孔上,像是也流进了她的身体里。


当Reese告诉Shaw这个坏消息时,Shaw的反应。剧里Shaw有瞬间的表情凝固,然后就提出要去救Finch。我记得当时因为这个还招来了很多脑残的骂,觉得Shaw对Root没有感情。可作者这里描写的就非常好,把剧里那种无声的痛苦展现的异常生动。我第一次看到“路灯下她眼中的光亮明灭可见”这句话时,眼前立刻闪现了出了Shaw当时的眼神,好像整个世界在一秒钟内安静的崩塌了。但是Shaw最让我们爱她的一点就是,她不是不痛不愤怒不绝望,而是她每次都能直面这种能把人理智碾碎的疼痛,坚持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即使要崩溃,也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对着摄像头喊出那句让人心碎的话。


“This simulation sucks! I’m ready to start over.”


即使是要再重新面对逃出来是模拟的残酷事实,某个二轴也不愿意选择Root已经离开的世界。


在墓地那个柔和的微笑,让我心碎。即使我知道Root就在几千米外的医院抢救。


整篇文章看下来总会有些哀伤,虽然是吐便当,但是Shaw的疼痛是真实的,被独自留下的恐慌是真实的,安静而迅速碾压过来的绝望,也是真实的。


但还好,两大吐槽担当搅淡了这份哀伤。


TM和豆豆。


这篇文里的TM异常爱撒娇,她把Root又可爱又欠揍的本性学的非常像。当一个人又想笑又想揍人的时候,悲痛的情绪就会自然而然的减轻。


“信我啦!”“别气我,气SM嘛~”


恩,我也仿佛透过一个个电子字看到了Root无辜又眼露狡黠的模样。


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跟Shaw发出一样的感慨:Finch,你的娃长歪了........


谁让你把她丢给一个怪阿姨养(好像哪里不对.......)


第一遍看到结尾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意犹未尽。毕竟Root除了开场说了一句话外,不是抢救就是昏迷,简直是出场次数最少的女主角了。在我看来,起码要醒过来来个十指相扣啥的才算是圆满。


但是当我再一遍遍重复阅读这段结尾时,我开始品出一些不同的东西。


最后一幕的两人都是安静的,Root在安静的昏迷,Shaw在安静的看着自己的爱人。


可能她从来没有安静的凝视Root这么久过,以前都是Root偷偷看她,缠着她,戏弄她。


重伤未愈的Root不像平时那样活泼,精神,有着慑人的魅力。她头发蓬乱,脸色苍白暗淡,毫无活力。这是一个失去了精致外衣的Root,像是一颗有点失去了光泽的苹果。


但这是一个活着的Root,胸口的轻微起伏,监控仪上不停跳动的数据,偶尔稍稍痉挛的指尖,都在告诉静静的坐在她床边的Shaw,她的世界没有崩塌,她的锚点仍然存在,她再一次失而复得了她的家。


心之所在,即为吾家。这也是一种圆满,不是吗?


(而且非常符合某人一切尽在不言中的习惯啊.........)


PS:程序员同学花费了俩月憋出这篇文,写完居然打算随便治愈一下自己就算了,根本不想发出来拯救劳苦大众。于是我本着为人民服务的积极向上观念,大力劝她发文。结果她好容易松口肯让我替她发了,代价就是......恩,这篇长评。


不过我也吐槽了她三分之一的篇幅,所以很是开心~~

评论

热度(75)

  1. 小珠bb的相手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深沉的一只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