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珠bb的相手

Another(八上)

23鱼片粥:

*


 


她的高根鞋踩踏在空无一人的走道上。


 


手中的黑色皮箱如同一个静默的伙伴,在历经长路奔波后陷入无声的沉睡。


 


她终于找回了自己应得的东西。她在走廊尽头的电梯门前停下脚步时,嘴角微微上翘,在花岗岩墙面上凹陷的密码键盘输入个人专属的八位密码,轻轻按下确认键。


 


一些事物即将重生,而另一些,注定要在这个欧洲大陆的城市里毁灭,她在心中默默为此进行倒计时。


 


电梯内壁显示屏的指针不再跳动,她深吸一口气,跨步走入七楼主厅。


 


环绕半圆形主厅的八扇镀膜玻璃使整个楼层从外面看来漆黑一片,内里实则彻夜灯火通明,来自欧洲各国,经历层层磨人的筛选后脱颖而出的各类人才,每日都在这里经手远超过常人负荷量的工作。


 


他们在棕发女人快步经过时,将注意力从眼前布满代码的屏幕或是激烈的讨论中分离出一小部分,快速打量着这个和他们分属不同职位的现已归来的女人。接下来怕是又有活要干了。他们将好奇心控制在三秒之内,在心里的想法闪过之后回到完美的专注状态。


 


她绕过主厅,在通向大楼后方的曲形天桥上看到了等候在此的西装男人。


 


“你很准时。”布莱恩开口,他黑色的眼睛在夜色里看不太分明,眼角的弧度倒是让一个浅浅的微笑显露无疑。


 


“我什么时候迟到过。”她仰起头,将脸颊旁的碎发甩到耳后,回以一个自信的神情。


 


布莱恩转过头,带着她穿过天桥,来到后侧的几级阶梯前。“他在那儿等你。”


 


她和布莱恩对望一眼,右手牢牢握住手提箱,独自走入阶梯之上四壁透明的方形阁楼。宽敞明亮的空间里,她在黑色长桌前站正身体。


 


“I'm back. Sir.” 声音柔和而坚定。


 


灰色皮革扶手转椅上的男人转过身来,露出他写满风霜的脸。


 


“You never disappointed me.”


 


他按下透明控制板上的黄色小按键,玻璃墙面中的悬浮颗粒立即在电流作用下改变排列状态,四面玻璃由透明状态转换成为磨砂状,将所有的秘密都笼罩在这个二十平米的小阁楼中。


 


她看向他的眼睛,知道结局和开端都将在这里写下。


 


 


 


***


 


 


 


一天前。


 


蜿蜒的E13公路上,银色沃尔沃从一辆辆有序行驶的车辆中快速穿插而过,左右移动,即使在弯道也没有任何减速的意思。所经之处常常传来其他司机的咒骂声和表示不满的喇叭声。


 


80公里每小时的限速实在是让Shaw内心狂躁,她选择完全无视一路的抓拍摄像头,反正这辆经过改装的高性能车也不是登记在她的名下。


 


进入城郊区域后,她在路边的汽车加油站停下加油,车外凛冽的空气进入鼻腔,她体会着被冷气刺痛的真实感,等待油量填满。


 


腹部的伤口时不时还会传来隐痛,她重新系上安全带,拉下手刹,刚要踩油门出发时,听见有人在一侧轻叩窗户。


 


Shaw警惕地摇下防弹玻璃,却看到穿着加油站便利店工作服的小个子女人将一个食品袋扔入她的怀里,然后一言不发地转身回到店中。


 


『I heard that you skipped your lunch.』清甜的嗓音传入右耳,『that's not a good habit.』


 


Shaw低头,从袋中取出一个加双倍辣椒酱的热狗。她没有说话,抓起包装袋咬下一口热腾腾的食物,饥肠辘辘的胃终于得到缓解,然而此时内心却无法从摄入美食中得到任何乐趣。她单手操控方向盘,驶离了加油站。


 


她即将要赴一个充满未知数的约。


 


昨晚奶酪火锅晚餐上,Harper的来电号码在Logan的私人手机屏幕上跳动闪烁,他欣慰地接起电话,热情洋溢的笑脸却在听到线路另一端的声音后冷却下来。Shaw从他递过来的手机中,听到了Harper和艾萨克的叫喊声,以及那个女人带着些许逗弄和挑衅意味的言辞。通话结束之前,她清晰地报出一个位于工业城市巴塞尔的地址,并且强调Shaw只能单独前来。


 


“I can't wait to see you.”


 


她挂断电话的那一刻,Shaw瞬间丧失了所有胃口。她知道备份硬盘落入敌手的后果,但是她也无法任由两条人命因此而陨灭。更何况,这是她再次见到她的机会。交易在所难免,她从其他三人的神情中看到了一致的答案。


 


行道树在两旁向后掠过,天色因为大雾的原因显露出模糊的蓝灰色,近处红砖绿瓦的独栋洋房和远处烟囱高耸的工厂沿着这个陌生的城市横纵铺开。Shaw减速避让一只横穿道路的大金毛,然后将油门用力踩下。


 


这是一条不确定性极高和充满危险气息的路。却也是唯一一条通向Root的道路。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Shaw在兜兜转转中终于抵达她所给出的位置。


 


废弃多年的老厂房像一个孤零零的巨人,屹立在她眼前。这么多年似乎都没有整修过的痕迹,烟囱颓落地歪向一边,外墙上横七竖八的抽象涂鸦都老旧得掉了漆,洞开的铁门锈迹斑斑,杂草从内至外蔓延。


 


她将沃尔沃停在厂房外,拎起手提箱,徒步爬上一个小土坡,走入铁门内。左手边是破落的建材仓库,门上已经用镀锌钢条封锁住。中间的大块空地上停放着两三辆蒙灰的推土车,看起来似乎一碰就容易散架。Shaw挥手驱散空气中的粉尘,径直走入右边敞开的厂区建筑中。


 


一股霉味迎面而来,她皱起鼻子,细细观察着这个通常不会有人出没的地方。


 


水泥地上杂乱无章地摆放着几十只半人高的货箱,机器零件在东南角撒了一地,螺丝起子、钉枪、圆锯在工作台上落满灰尘。


 


她眯起眼睛,适应从高高的窗户上射入的微弱光线,听到身后三十米外的货箱发出一点响动,接着是数双皮鞋整齐踩动在地面的声音,Shaw能从中听辨出一双高根鞋的存在,那应该是他们中唯一的一个女人。


 


“希望你带来了我要的东西,” 她转身,看到逐渐靠近的棕发女人微微张口,“我亲爱的朋友。”


 


我们可从来都不是什么“朋友”。Shaw掸掉身上的灰尘,呼出一口气。


 


“我要的人呢?”她没打算“寒暄”,目光却也没从对方的脸上移开,明明只是两天未见,Shaw却觉得她又消瘦了一些。


 


Eden抬起左手,轻轻摆动两根皮手套下的手指,她身后的四个男人会意,从厂房外的汽车后备箱中押送出双手被麻绳捆束,嘴被胶带封住的两人。


 


艾萨克睁开有些青肿的眼睛,不远处一个黑色的剪影逐渐清晰起来。他从被封住的口中发出呜咽声,惊讶、期待和恐惧同时在他的眼神里交杂。Harper倒是镇定得多,她甩动了一下被汗水粘连的乱发,静静站在原地。


 


“现在我们是时候完成交易了,”Eden对上Shaw的目光,“为了表示友好,我愿意先迈出第一步。”


 


她身边一个板寸头,脖子上有猎豹文身的男人听到这句话,扯下两人嘴上的胶带,随后用一把尖刀解除了他们手上的束缚。艾萨克感觉到背后被人用力一推,立即和Harper头也不回地朝Shaw所在的方向走去。


 


Shaw调整了一下呼吸,带着皮箱迎面踏步而来。两人交错而过时,艾萨克的手中被塞入一把车钥匙,同时他看到近在咫尺的黑发女人用眼神快速瞟了一眼厂房后门的位置,他熟悉这种场景,上一次在她脸上见到这种神情还是在那列火车上,他也因此极度排斥这种意味着分离的暗示。


 


艾萨克放慢了脚步,心中疑惑顿生,难道她不打算和自己一起离开?身侧的Harper见状强行拽过他的衣袖,等他回过神来时,Shaw已经站在了那个可怕的杀手面前。


 


Eden喜欢这种近距离观察的感觉,虽然眼前的这个女人所显露出的情绪实在是有限。她递过皮箱时手还在握柄上僵持了几秒,Eden弯起嘴角,稍稍加大手上的力度,皮革手套和对方的手指相互重重摩擦,终于稳稳将其接了过来。


 


这一刻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比铝合金搭扣弹开更加动听的声音了。然而接下来箱内完全密封的小黑匣子却让她皱起眉。除了匣子一侧弧度完美的环形凹槽,她没有发现任何可用的缺口。


 


Shaw对上Eden质询的目光,回过头向二十米开外的艾萨克竖起右手中指。她听见背后的男人们对于她的手势暗暗发笑。艾萨克顿时明白过来,将白金戒指取出,用力抛向这一头。


 


Eden半信半疑地接过Shaw手中的环状物,犹豫过后还是将其扣入凹槽。寂静无声的三秒过后,小黑匣子发出清脆的啪嗒声,一个面向外弹开,将内里的备份硬盘完全暴露在日光下。


 


对方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仿造出如此精巧的装置,这足以证明现在手中的这个不是赝品。Eden满意地阖上皮箱,勾起嘴角,对Shaw展现出一个无比灿烂却又意味不明的笑容。


 


下一秒,Shaw的双手被牢牢束在一起,手腕上传来属于金属的冰凉质感,她不用低头都能说出那是一副警用手铐。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艾萨克看清Shaw面临的境况后,怒意顿起,完全忘了自己手无寸铁,如果不是Harper阻拦他真的可能一个箭步冲过来。


 


“你就是不能按照规则出牌,是吗?” Shaw却没有一丝惊讶的样子,抬眼看着对方。


 


“我只说了交易,可从来没说是用备份硬盘换两条人命,”Eden撅起嘴,“加上你,以二换二,在我听来十分公平。”


 


“我相信,关于你和你的机器,还有很多值得我们研究的地方,”Eden不知什么时候掏出的手枪抵在她的后腰上。Shaw在胁迫下一步步朝厂房出口走去,同时在心里计算时间。


 


“说到违反规则,”Eden吞吐的气息拍打在她的耳后,从外面传来逐渐放大的引擎声,“你也从来都不是一个听话的好女孩呢。”


 


她的话音刚落,厂房后门的墙面上霎时出现一个巨大的窟窿,一辆全装甲的路虎防弹车势不可当地开入,一个眼神凌厉的男人半个身体探出在副驾驶座的窗外,手持雷明顿霰弹枪,将正欲拔枪的两名黑衣男子击倒在地。


 


Fusco在距离Harper和艾萨克还有五米远时踩下刹车,路虎牢牢抓住地面,歪过身体停在厂房正中。他从腰带上抽出格洛克21,在Joey下车引开火力后打开车门,一边防御一边朝样貌狼狈的两人靠近。


 


Shaw的背影从正门消失。她沿着荒草丛生的土地走到厂外,在被强行按入副驾驶座时,还能听到激烈的枪声。“我说过你只能一个人来,”Eden扭过身将她的手铐拴在车顶把手上,然后帮她系好安全带,“而对于不听话的女孩,总有一些代价要偿付。”


 


她摇上车窗和发动引擎之前,对着窗外俯身的板寸头男人说了些什么,Shaw确定自己听见了那三个词。


 


“Kill them all. ”


 


 


 


***


 


 


 


“Lionel,did't expect you to come." Fusco把艾萨克从地上扶起,Harper握住他递过来的枪,“I have to say, you looked cool when driving that car.”


 


Joey避开从他肘关节旁飞过的流弹,反手给了右边的男人一击,对方向下栽倒,头扣在货箱边沿上。Fusco掩护着艾萨克和Harper向车门靠近。


 


“And I didn't expect you to be in such a mess.” Fusco盯着她乱糟糟的头发和沾着泥巴的脸皱起眉。


 


艾萨克拉开右边车门,跳入车内,正准备喘一口气,一个黄头发的黑衣男人眨眼间出现在他面前,肌肉结实的手臂伸入,狠狠揪住他的衣领往外拖。艾萨克大惊失色,情急之下一条腿勾住前面的座椅,同时向内重重拉回车门把手。


 


黄发男人发出一声惨叫,手臂夹在厚实的门和车身之间,被挤压得变了形,青筋毕现。艾萨克不知哪来的勇气,重新打开车门,朝对方的肋骨踹出一脚,然后回到密封的车内,听着心脏扑通扑通的剧烈跳动声。




Fusco替Harper甩上左侧车门,正要回到驾驶座,从右侧挥来的一记重拳正中他的太阳穴。


 


晕眩感从头顶向下蔓延,他眼冒金星地向后踉跄四五步,差点横卧在地。眼前男人圆粗的脖颈上的花色猎豹文身趴在喉结一侧,好似随时准备着一跃而出夺人性命。Fusco的直觉告诉他,此人应该就是这群黑衣男人的领头者,而自己,完全没有赢过他的可能。


 


太阳穴痛得厉害,他一时之间没法将视线完全聚焦,只能看到一个硕大的轮廓在朝自己移动。格洛克21就握在手里,他的手指却不听指令,无法动弹自如。


 


可是就在此时,一颗10点方向的子弹呼啸而过,射入黑衣男人的背部。他在冲力作用下失去平衡,撞在一排空荡荡的货架上。在潮湿中已经部分腐朽的木质货架倾塌下来,将他覆盖得严严实实。


 


Joey见这边危险暂时消除,立马调转枪头,一枪崩掉另一个试图从尾部靠近路虎车的男人。Fusco看到“领头者”的手伸在货架外面,尝试推开身上的阻碍物,赶紧趁机会调整心率,跑回驾驶座,重新踩下油门。


 


路虎防弹车如同一只怒吼的巨兽,一路冲撞开去,紧接着180度大转弯,飞奔向Joey所在的位置。


 


“Ouch!” 艾萨克的头直接和前面的座椅来了个亲密接触。晃动的场景中,他看到Joey扔掉弹夹已空的枪,捡起地上的铁撬棍,三两步跳上一只货箱。铁撬棍在他手中有如活物,自上而下地击飞围堵者手中的枪,然后用力打在他们的头部或肩胛骨。


 


还有二十米,路虎扬起一地尘埃,准备好接纳最后一位成员。


 


Fusco集中注意力,在降下车速的同时尝试调整方向。


 


可是就在距离近到可以看清Joey头顶碎发的那一刹那,他竟从货箱上跌落下来,隐约间有鲜血从他的右肩涌出。


 


Fusco睁大眼睛,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个高举手枪的纤瘦的女人,栗色的头发下是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心跳的节拍一下子乱了套,Fusco不知道她何时出现在这里。没有时间进行理性思考了,他的余光瞥见从货架下出来的“领头者”,以及尽管伤痕累累还是从地面支撑着爬起的五六个黑衣男人,情况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彻底的逆转。他听到Joey大喊出一声“Go!”,立即转动方向盘,和后座上的两人一起飞速逃离。


 


旧工厂在后方凝成一个越来越小的黑点,Fusco手上的汗液在方向盘上留下一截印子。大雾已然散去,室外的空气相比于废旧厂房显得无比清新。


 


Fusco却从来没觉得呼吸这么困难过。


 


 


 


 


***


 


 


 


“Honey,你看后视镜的次数也未免太多了,他们不会来的。”


 


考虑到手机和耳机都已经被人强制没收的事实,那么这个声音便只能来自于邻座的女人。


 


“你的朋友没可能从那个鬼地方活着出来,”汽车平稳前行,她盯着前方的路,“至少,不可能全部活着出来。”


 


“You don't know that.” Shaw咬了咬牙,将头扭向窗外,。秋冬交替的季节,天总是黑得特别快,街面上的行人再过一两个小时就会变得寥寥无几。


 


“Your friends mean so much to you, doesn’t they?”Eden侧过头看了她一眼,似乎因为在一定程度上激起她的怒气而感到非常满意,”Those pathetic codes.”


 


“They are human beings, Eden.”长时间维持同一个姿势让Shaw感到肌肉僵硬,她小幅度地动了动脖子。“Every person means something to someone.”


 


“As I see it, every life matters.” 


 


十字路口亮起红灯,Eden忽地踏下刹车,Shaw身体前倾,被套牢的手腕又勒出一道痕迹。


 


“Is that why you saved my life on the train?” 


 


她把脸颊凑了过来。从相隔仅仅两三英寸的瞳仁中,Shaw看见自己的倒影。


 


昏暗的车灯下,她的眼中恍若有光影流动。Shaw第一次发现Eden的脸上没有轻浮的假笑,伪装的诚恳或是潜伏的杀气,唯一存在的,是对于一个答案的渴求。


 


“I was——”


 


Shaw才发出前三个音节,安静的氛围却被路口的执勤交警打断。


 


“女士,你能出示一下证件吗?”他在半分钟前就在稀稀落落的车辆中注意到了这辆车的异常,副驾驶座上的女人似乎是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被束缚着,他在直觉引导下上前查看。


 


“当然。”Eden用瑞士德语回应,然后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卡。


 


交警接过卡时, Shaw还来不及提醒,他的手臂已经被车内的女人一拉,整个身体挡住了车窗。外面的行人根本看不清究竟发生过什么,下一秒,交警整个人松垮垮地从车窗外侧滑下,无声地躺在十字路口,身边的黑色汽车则扬长而去。




Eden收起消音枪,嘟起嘴穿过两个街区,开上一条宽敞的马路。


 


这一路,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直到泛着微光的莱茵河渐渐显现在二人面前。


 


“我们到了。”Eden弯起眼角,向码头上的一个男人挥手。


 


Shaw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那名男子的衣着和厂房里的那帮人别无二致。在他的身后,是一艘白蓝相间的三层混合动力艇,在几艘老旧的货船之间显得非常突兀。


 


这里是瑞德法三国交界地域,一旦沿水路离开,自己的踪迹恐怕将会难以被他人寻觅。


 


Shaw呼出浊气,在Eden的枪口跟前朝码头走去。


 


视线所及的莱茵河尽头,下沉的太阳即将被整个吞噬。


 


(TBC)


 

评论

热度(191)

  1. 沧海轻舟23鱼片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