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珠bb的相手

Breathless(十/结)

GRIMES:

这次的更新好像隔得有点久了,诸位久等啦~


闲话先不多说,看完文再议吧~另欢迎捉虫~


祝食用愉快!






下过雨的公园,道路有些泥泞。


Shaw一步一步地走着,厚重的军靴踩在草地上的一条小径,留下若干湿糊的脚印。


她大概走了很久,没有方向,从大雨走到雨停,全身都在滴水。


Shaw什么都不想思考,可脑袋里总有些东西在嗡嗡作响,搅得她心烦意乱,只能不停地走。


一些模糊的话语,一些凌乱的片段,一些无措的感情。


反社会杀人机器和这些东西都是不沾边的。


前面是一片开阔地,有不少儿童的游乐设施,比如跷跷板、旋转转盘。


有几个孩子,穿着可爱的小雨衣,正在转盘边嬉笑打闹。


一个小女孩跳上了转盘,两个小男孩就恶作剧地拽着转盘拼命跑,惹得小女孩在转盘上又笑又叫。


Shaw觉得,这是她此生见过的最愚蠢的一类场景。


跑,叫,笑,包括旋转;一切都显得毫无逻辑,更是毫无意义。


几个孩子的声音还分外刺耳。


一对年轻的夫妇,相互依偎着,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举止亲密,同样笑得无比愚蠢。


Shaw的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平平地走过。


她现在不需要看到这些堪称可悲的东西。


“Sameen?”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Shaw转过头。


高挑的金发女孩,正带些惊喜地看着她。


Shaw忽然想不起,她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


 


一阵风从窗外吹进来;摆在窗台上的茂盛盆栽哗啦哗啦地响。


Samantha倏地回过神来。


看外面微暗的天色,自己似乎已经废然枯坐了半天,或者一天;她也不太清楚。


Shaw逃走了,在大雨倾盆之时。


浑身湿透的Samantha的无处可去,所幸公园附近的一家酒店是TM集团的产业,Samantha得以暂时歇脚。


洗了个澡,Samantha便只裹着一条毯子,呆呆地坐在窗边。


Samantha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好像一切生理感受的回路突然就被切断了,Samantha现在感觉不到任何东西。


脑子似乎在转,但她说不清自己脑子里现在在转的是些什么。


也许自己真是被关得太久了。


房门突然被轻叩,“Mrs. Shaw,您的Room Service到了。”


Samantha完全不记得自己有叫过Room Service,却被Mrs. Shaw这个称呼击中。


好像许久都没有人这样叫过她了,以至于她差点忘记,她和Shaw法律上仍然是夫妻。


诚然,这段婚姻始终都缺乏相应的真实。


Shaw爱着自己的时候,自己没能爱上她,等到自己意识到爱上了,Shaw却无法继续;她们就一直处于某种无可奈何的错位之中。


可即便错位,她和Shaw之间的纠缠也从未间断;互相折磨,互相伤害。


所以她是不是有理由相信,哪怕Shaw现在逃走了,最后也还是会回来找她?


慢慢站起来,Samantha走过去打开门;食物的香气马上窜进了鼻腔。


Samantha冲侍者笑了笑。


 


 


**


 


“你的衣服看上去都湿了呢,这样一直穿着不要紧么?”


Shaw微微耸肩,掩饰过内心的不快;她不喜欢Daisy有些关心的语气。


似是感觉到了Shaw的隐隐情绪,Daisy转换了话题,“你是纽约人么?”


随意地点点头,Shaw突然有点后悔同意和Daisy一起喝咖啡;这家店的咖啡味道不怎么好。


Shaw想吃点小松饼,或者薄煎饼也行。


Daisy犹豫着搓了搓手臂,还是轻快地开口,“我才去看了一场歌剧,纽约的剧院果然……”


“Do you wanna get outta here?"


Shaw的这句话很突兀,也很快,甚至带着一点不耐烦。


Daisy愣了一下。


无声的沉默蔓延开来;Shaw看着窗外,Daisy则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该落向何处。


隔壁桌的人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


“我住的旅馆,可以么?”


Shaw无所谓地站起来,视线却扫过Daisy短裙的下摆。


Daisy穿上外套,领子却没有翻好。


 


 


**


 


Samantha昏昏沉沉地醒来;感觉自己好像睡了很久。


看了眼床头的闹钟,Samantha确定自己睡了八个小时;很正常。


下床拉开窗帘;天色漆黑朦胧,水汽很重,似乎前一夜的雨还没停。


凌晨四点的街道街上行人很少。


Shaw穿着黑色的衣服,即使此刻从窗下走过,恐怕自己也看不清吧。


只是想起这个名字,Samantha就觉得房间一瞬间地空旷。


她想起自己刚去加拿大治疗的那段时间,没有一晚能躺在床上入睡,只能整夜整夜地挤在墙角,抱着自己,挨过一次又一次的panic attack。


Samantha知道房间的墙角装着摄像头;自己懦弱的父亲不敢进来,便用这种方式来关心她。


白天的治疗花样很多,Samantha基本是依靠植物性神经在配合和反应。


行尸走肉一般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到某个惊惶的夜晚,Samantha脑中的弦突然铮铮作响。


她不能就这样日复一日地躲在这里,她得复仇。


除了她,不会有人给Hannah复仇;没了Hannah,也再不会有人真正爱她。


一辆出租车从窗外经过;两道黄色的车灯,笔直地射向前方。


记得当时自己和Hannah被绑架的那一晚,她们就是被突如其来的车灯刺得睁不开眼睛,然后被人捉住。


Samantha忽然猛地喘了口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突然想起这些。


Shaw。


房间里的空气好像一下变得很稀薄,某种熟悉的窒息感向她袭来,混着无色无味的毒气。


Samantha慌乱地披上外衣,跌跌撞撞地跑出房间。


 


 


**


 


Shaw知道Daisy对自己有些意思,长得也不错,按照她一贯的标准,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一夜情对象。


而且Daisy的腿很长。


至于言语交流,Shaw半点兴趣也没有。


走进Daisy的房间,Shaw干脆地脱掉了身上湿哒哒的衣服;Daisy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English。Shaw在心里嘲讽地想。


Daisy不自觉地舔了舔下唇,脱掉了上衣和短裙,留下内衣。


Shaw皱了皱眉,把Daisy推到了床上。


Daisy的身子微微颤抖。


Shaw突然看到了Samantha;她就那样娇弱无力地躺在那里,恐惧又期待地颤抖,裸露皮肤上的鸡皮疙瘩清晰可见。


Samantha的眼神里有恨,可身体还是有了诚实的反应。


Shaw靠近一些;Samantha别过头去。


手直接覆上了Samantha的躯体,那温度却灼热得令Shaw有些吃惊。


难道……Samantha也想要她?


内衣都还好好地包裹着Samantha的禁区。


雪白的胸口起伏有些不稳,但Samantha并没有逃,却也没有转过头来。


Shaw的手沿着Samantha身体的中轴线下滑。


Samantha的手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手已经碰到了内裤的边缘。


Samantha的身子突然瑟缩了一下。


她怕她。


这个念头从Shaw的头脑中一闪而过;Shaw怔住了。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Samantha恨她;Samantha确实恨她。


可Samantha或许更怕她,因为Samantha一直都清楚,Sameen Shaw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所以Samantha对她的恨,可能某种程度上也来源于这种害怕,因为她知道Samantha经历过怎样的可怖。


最好的克服恐惧的方法,就是仇恨。


那个噩梦之夜,惊醒的Samantha惶惑无措地紧抓着她的手。


左耳后曾经滴血的伤口,突然就疼痛了起来。


Sameen Shaw什么都没做。Sameen Shaw什么都做了。


手触电般地从那具身体上离开,Shaw快手快脚地穿上依然湿哒哒的衣服,疾步走回了夜色中。


 


 


**


 


Samantha裹紧了身上并不厚实的外套,脚步虚浮地走着。


冷清的街上,只有一个流浪汉,正抱着一个垃圾袋,躺在路边的一张长椅上熟睡。


Samantha能看到一些自己呼出的雾气;气温竟这样低了么。


心脏在左边努力地跳动着,砰砰地冲击着她的太阳穴和鼓膜。


没有方向地快走了不知多久,Samantha终于支撑不住,靠着某个金属的支撑物,剧烈地干呕起来。


过了一会儿,恶心的浪潮才缓缓退下;Samantha无力地坐到了地上。


她觉得眼睛干干的,预想中的泪水并没有来。


原来结束的来临,永远都如此地短促而干瘪。


附近昏黄的灯光不稳定地闪烁了一下。


Samantha怔怔地看着边上黑压压的树木。


这里是片开阔地,有不少儿童的游乐设施,比如跷跷板、旋转转盘。


自己正抓着转盘冰冷的把手。


不,她不能就这样待在这里。


用力地站起来,Samantha深呼吸了几下。


还没有结束。


Breathe。Breathe。


 


 


**


 


第三次经过这里,Shaw终于有些恼火了起来。


从Daisy所住的旅馆出来以后,她又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暴走,却不知怎么回事,最后总是走回到这个公园,这个转盘旁边。


仿佛一个没有尽头的循环诅咒。


Shaw小的时候最讨厌的东西就是旋转转盘。


这个鬼东西是她一生中的第一个弱点,也是所有弱点的肇始。


不过Shaw并不是一个胆小鬼,她选择直面这个弱点。


疯狂而不停歇的旋转,直到再无感觉。


不断的重复,估计也算是某种量变,重复到一定程度就会质变。


这个办法屡试不爽,自己就是靠着这个成了完美的杀人机器。


除了她的性瘾。


Shaw恨恨地看着眼前正在空转的转盘,然后恨恨地踩了上去。


转盘马上停了下来。


Shaw半坐在转盘的把手上。


转盘明明是静止的,她却觉得有点晕。


Shaw倏地意识到,自己好久没吃东西了;竟然也没觉得多饿。


真是咄咄怪事。


脚上却还是不可避免地传来了一些酸痛感。


Shaw闭上眼睛。


背后有沙沙的风声。


“Shaw?”


Shaw猛地睁开眼睛,喉咙登时收紧。


 


 


**


 


Samantha有些不确定地看着眼前的身影,尽管马上加速的心跳已经确定了她的所见。


Breathe。


Shaw在心里提醒着自己。


Samantha看起来脸色并不好,衣着也很单薄。


Samantha想说话,可是心跳很猛,她感觉脑袋有些缺氧。


凌晨的寒风吹来,Samantha忍不住颤抖。


Shaw有些想要把自己的外套给Samantha,可自己的外套还是湿的。


Samantha应该加件衣服,但不该是她的湿外套。


Samantha猜想自己的眼神肯定透着一股哀戚。


Shaw坐在那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


有些东西,总归是太迟了。


Samantha定了定神,准备说出自己的结局。


Shaw在黑暗中看到了Samantha左手无名指上的闪耀。


看着彼此,她们却突然都说不出话来了。


“你……后来去了哪儿?”


摸着手上的戒指,还是Samantha先开的口。


她终究还是退缩了。


Shaw耸耸肩。


Samantha小心翼翼的关心,让她有些不舒服。


可这难道不就是她今天才想明白的么;关于她们婚姻真正的讽刺之处。


“我享受痛苦。”


Samantha愣了一下。


“这是我为数不多、能感受得相对清楚的感觉。”


Samantha屏住了呼吸。


“为了保留这种痛苦,我对你,并没有给出该给的东西,却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Shaw自嘲地笑了一下,“当然,我也没什么可给的。”


Samantha不由自主地往Shaw那边走近一些。


Shaw却没有再说话。


Samantha的觉得自己全身都在颤抖。


“我说你是我的Safe Place,那并不是谎话,也不是错觉。”


Shaw的嘴角嘲讽地弯了一下。


Samantha有点头晕,但还是坚持地又靠近Shaw一点。


“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在噩梦中抓住我的人。”


Shaw却摇摇头,“我就是你的噩梦。”


Samantha想说话,Shaw却没给她机会。


“你知道我是怎样的人,我也对你做过许多那样的事,倘若没有我,你原本就不会有那些噩梦。”


“我想要你,我或许‘爱’你,但我‘爱’的,也许正是不爱我的你。”


“因为我知道,反社会是不该有感情的。”


Shaw抬起头来;Samantha第一次在那双黑眼睛里看到了深重的悲哀。


Samantha感到眩晕;她只能紧紧地抱住Shaw。


转盘因为Samantha的加入而稍微转动了起来。


Shaw的脑袋埋在Samantha的胸口,有些呼吸困难;Samantha正坐在她的腿上。


“你总觉得你是不正常的反社会,可你却是我最稳固的安全。”


“Hannah告诉过我,需要与爱是对等的,而我是如此地需要你。”


听到Hannah的名字,Shaw站了起来,推开Samantha。


“但我永远只能是second best;我知道Hannah是the love of your life。”


Samantha没想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爱着Hannah的Samantha,和爱着Sameen的Samantha,早就不是同一个人了。”


Shaw微微睁大了眼睛。


转盘有些晃;Samantha感觉头晕目眩。


几乎是在Samantha跌倒的同时,Shaw牢牢地圈住了她。


Samantha气息不稳地用手抚上Shaw的脸颊,“现在的Samantha,只愿意被你接住。”


Shaw觉得视线略微模糊,便用力眨了一下眼睛。


和Samantha的手接触的脸颊上,某一点比其他部位冰凉;那是她们的婚戒。


Samantha的声音却终于忍不住哽咽,“现在的Sameen,还愿意接住我么?”


仿佛被击中了心中的某个点,两行清泪,竟顺着Shaw的眼角,迅速地流了下来。


“Sorry……”


Shaw抱着Samantha,泪水濡湿了Samantha的头发。


“I'm sorry……for everything……"


Shaw不可遏制地颤抖着,在Samantha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喃喃着汹涌的歉意。


Samantha一只手抱住Shaw,在Shaw的背上轻轻摩挲,颤颤地说道:


“Sameen,我们从头来过。”


 


 


 


晨曦微露,天色渐亮;街边的路灯一排排地暗去。


公园里空荡荡的转盘上,又有了几个蹦蹦跳跳的小朋友。


熬过了一夜天地,终于开始了新的呼吸。




——————————终于完结的分割线————————————


这篇变态文总算是完结了啊呼(抹汗)也总算是HE了(再抹汗)


通常来说,po猪的写文习惯都是跟着脑洞走,再加上比较懒,所以长篇整体都写得比较没规划,这篇文当然是例外了,提纲都写了两张纸,因此不免想要再废话几句(or几十句)。


尽管耗了不少心力,这篇文还是不可避免地走上了歪路,这个我想大家应该多少也能看出来。豆腐君个人其实是个悲剧小能手,如果真的认真写东西的话写出来的肯定是BE,而这一篇前面写得很投入,又夹带私货,所以按故事的基调正常发展应该就是BE,只是肖根的故事教育了我,BE不一定就是好故事,加上第五季以后就立誓再不写BE,一开始也答应了要HE,所以这篇文后半段一直在强行HE😂对于这个结局,po猪个人勉强算满意吧,毕竟能力有限,感觉就目前的状态也没办法写得更好了……


虽然写肖根,但豆腐君总是很老人家地喜欢说些道理,顺便把自己喜欢的电影和音乐都拼接进去(当然基于我脑回路奇怪,大家应该看不出来我拼接了些啥😂)希望大家没觉得我太啰嗦……番外是会有一篇的,也已经大致构思好了,大家可以猜一猜我会借鉴哪部电影的感觉🙃有明显的线索哦~


这篇文写得并不容易,因为全程都在一边努力挖掘自己变态的一面一边强行HE,感觉自己也是好变态😂还是要特别鸣谢一下 @有气无力的小猫 每次更新都积极地和我讨论剧情, @六缺一_安灬寧-  @Loy 的花式催更, @nanimonayi  @小珠bb的相手 的热心评论, @龙井虾仁炒米饭 的时间表?(据说完结以后就能搞出来了😉)还有很多其他一直追着这篇文的看官,不能一一艾特,但是你们的ID评论啥的豆腐君可都是记得的哈,就算换了皮我也能认出来我会乱说😌是你们的热情把这篇文变得更好。虽然还是有不少遗憾,但也只能这样了(摊手),期待下次能继续进步吧~


感谢每一位坚持看到这里的人~


最后,完成HE使命的豆腐君终于可以艾特偶像 @小驴屹耳 啦阿里里~~





评论

热度(281)